【独家】增长良好 规模不足 拟策壮大众筹融资

来源:众筹,策壮,平台 作者:仲孙悛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10
摘要:你了解众筹融资平台吗? 证券监督委员会在2015和2016年间,推出企业另一众筹管道框架,即股权众筹(Equity Crowd Funding,简称ECF)和P2P(Peer-to-peer)融资平台

你了解众筹融资平台吗?

证券监督委员会在2015和2016年间,推出企业另一众筹管道框架,即股权众筹(Equity Crowd Funding,简称ECF)和P2P(Peer-to-peer)融资平台。

这两项新颖的融资平台,虽然在过去2年增长良好,但比起其他数亿美元规模的中国和美国等众筹市场,我国的规模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究竟我国还有哪些方面有待加强?民众和小型企业对众筹是否又有充分了解?

90万中小企融资替代管道  

3造联手改革众筹

企业的创建和增长,绝对离不开资金。资金犹如血液,为每个部门注入养分,让企业茁壮成长。因此,为了弥补来自传统融资的缺陷或困难,众筹成为另类融资的替代方案。

众筹这股风潮也逐渐壮大,不过如果要持续增长,企业、众筹平台以及监管当局,必须联手改革,缺一不可。

亚洲金融研究所(AIF)近期针对我国市场发布一份研究报告,预计众筹在未来短期内,将会成为大马微型和中小企业的替代融资管道。

该报告题为“众筹大马经济共享:微型与中小企业的融资替代管道”,文中提到,在国家银行和证券监督委员会的倡导下,我国逐渐兴起众筹风气。

证监会在2015和2016年间,相继推出股权众筹和P2P众筹融资平台的监管框架,并委任6名平台营运者。

此外,国行也将该计划设为国家重点发展项目,为国内多达90万家中小企业建立融资替代管道。

亚洲金融研究所在这份报告中,列出数项建议和看法,以促进国内众筹领域进一步蓬勃发展。

zhongc5_noresize

8大建议

● 企业需懂自我推销:对于企业来说,若欲通过众筹集资,业者必须加强本身企业对外宣传的技术。业者需提升现有的营销策略和(企业介绍)呈现表现,以吸引潜在投资者。

● 善用网络增曝光率:借助人手一机的趋势,善用移动网络平台,扩大品牌影响力。

● 框架与现况应同步:该研究所也建议监管当局,重新审视现有的框架机制,因为国内的众筹环境不断演化,包括调整股权众筹的最高筹额顶限,以及改善对投资者的限制条例等。

● 扩大现有投资者群:在投资者方面,众筹平台运营商(或称“平台业者”)应通过教育和外联措施,扩大现有的投资者群。这些业者能与领域中的其他群体,共同完成上述目标,如马来西亚商业天使网络(简称MBAN)。目前相关投资群仅限于平台业者、项目业者和专业投资者(高净值公司和高资产净值人士)。

● 允用CCRIS增效率:亚洲金融研究所希望国行能允许平台业者使用中央信贷参考资讯系统(简称CCRIS),可缩短调查项目业者背景和信贷纪录的时间。

zhongc2_noresize

● 增加品牌曝光度:平台业者需通过塑造品牌和增加品牌曝光度,并且通过活动定时向社会宣传众筹资讯提高平台的知名度。

● 措词浅白易于传达:平台业者也能通过简化众筹完成后的文书工作,加速资金支付程序。为了能让更多不谙英语的中小企业商家乃至大众了解众筹融资平台,业者有必要以浅白和多种语言来讲述相关内容。

● 增强保护防止欺诈:平台业者可采用更严格的数据保护和防欺诈举措,以防众筹项目讯息和投资者的详情资料外泄,也可以建立品牌信誉和市场影响力。

zhongc7_noresize

规模小流动率低  

难吸引基金经理

站在基金经理的角度,他们似乎对众筹市场的要求更高。

从事资产投资管理多年的Areca资本总执行长黄德明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表露出对众筹领域不一般的期望。

黄德明:基金机构偏好流动率高的市场。

他指出,众筹在未来料无法成为基金经理的主要投资对象,归咎于项目规模小、市场流动低,以及监管和透明度低,这些都是迫切需要改善的。

“尤其是市场流动程度,因为基金机构在投资上,注重寻找流动率高的投资市场,能及时买入和脱售。”

此外,基金经理也留意公司的业务营运和管理模式,因此,如果项目业者无法对外透露相关详情,就很难吸引到手握庞大资金的投资机构。

黄德明也建议,平台业者和监管当局,不能只是一味追究数额亮眼,也要加强宣传力度,向外界介绍和讲解众筹的优势。

zhongc6_noresize

人才竞争供应链成3挑战

作为国内著名的众筹平台,MyStartr总执行长兼圆梦工场创办人吴文彬在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提到,人才不足是我国众筹领域最大的挑战。

此外,来自区域竞争和众筹供应链不足,也对我国带来不少的障碍。

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好未来3至5年内的增长,因为现有传统的筹资方式寥寥无几,更不用说适用于小额集资项目,除了众筹。

吴文彬:众筹融资领域缺乏人才。

分析其他区域的发展,吴文彬认为,东亚国家如中日韩三国的众筹领域,之所以能迅速蓬勃发展,多少被当地的电子商务带动。

换言之,如果我国的电子商务不断发展,势必会对众筹业者带来激励。

吴文彬持有的MyStartr平台,众筹规模按年不断扩大,且成功的项目种类已多样化至盈利项目。

“MyStartr平台在2016年的集资总额达50万令吉左右,去年突破至130万令吉,提案数量也按年翻倍。

“可以看出,众筹已逐渐成为集资主流。

“除了公益活动,提案项目包括出版、设计、电影、音乐及社区活动等等。在去年的众筹总额中,有近100万令吉或75%来自盈利项目。”

zhongc9_noresize

料5年内大增长

无论如何,亚洲金融研究所还是认为,众筹在国内已有良好的开端,这趋势与其他区域的发展历程一致。

“尽管本地众筹意识相对低,却能在短时间内有瞩目的成就。在其他众筹市场,一般会在3至5年内出现大幅度增长。”

这项研究报告也比较我国众筹在2015年推出初期和目前的现况。

2015年,本地众筹市场仍小,只有五分之一投资者和十分之一的小型企业,拥有参与这一市场集资或投资的潜能。当时,慈善项目的欢迎度高于盈利项目。

虽然有不少企业视众筹为融资的替代方案,但仍认为,这方式无法为价值超过2万5000令吉的项目完成集资。

不过,上述状况随后有所改善,众筹数量和数额增加,项目股东和投资者的看法也逐渐乐观。

截至去年6月杪,通过股权众筹平台,在18个月内完成总值1580万令吉项目,而P2P平台也在4个月内完成集资总值250万令吉项目。

上述两者众筹总值1830万令吉,远远高于过去5年总额154万令吉,增长超过11倍。

回报众筹较受欢迎

截至目前,通过回报众筹(Reward Crowd funding)完成的项目,达267项,高于24项的股权众筹和8项的P2P项目。

“这是因为回报众筹的项目价值小(即众筹金额低),且即使众筹活动无法达标,业者也能利用该资金于启动项目。”

在股权众筹平台,项目业者必须筹到全额资金后,才能动用该笔款项;而P2P平台的资金动用门槛,是目标的80%。

目前,在股权众筹的平均项目价值为66万令吉,P2P则为31万2000令吉,这数字预计在未来持续提高。

在股权众筹平台成功筹资的项目,来自不同的行业,包括实体企业和数字平台业者;P2P则主要来自营运成熟的批发和零售业者。

而在回报众筹平台的成功项目,大多为科技、艺术和社区活动。

倡设资讯区扶持发展

展望未来,凭着较低的投资门槛(与资本市场相比)、简短的集资程序,以及明确的退资计划,股权众筹和P2P众筹方式,将引领业界发展。

AIF总执行长雷蒙德马登(Raymond Madden)表示,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乐观看待众筹的前景,而投资群体正扩大。

而且,从国内网民在谷歌搜索“crowdfuning”次数的增长趋势可得,本地对众筹的兴趣日益增加。

为促进我国众筹的未来发展,雷蒙指出,首要举措是在小企业和大众社会中建立资讯社区,以培养企业家和扩大投资者群。

一旦这些基础稳固扎实后,就能提升众筹平台业者的形象,进而增加项目数量协同效应,最终促进中小企业发展。

zhongc3_noresize

助中小企摆脱“死亡谷”

众筹这股新型融资方案的出现,就是帮助中小型企业摆脱“死亡之谷”阶段。

所谓“死亡之谷”,就是在创业早期阶段,面对融资管道选择少;或新兴企业就新业务的营运模式,与传统贷款渠道出现冲突的阶段。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广告

责任编辑:admin